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為什么二線城市都想沖擊千萬人口俱樂部?
2019-09-18 16:40 作者:熊志 來源:中國經營網

文/熊志

這兩天,東莞下發的《東莞市人口發展規劃(2020-2035年)》征求意見稿,引發了一些關注。這份《規劃》明確,東莞將實施積極的人口調控政策,2025年,全市常住人口要達到960萬人;2030年,常住人口要達到1020萬人;2035年,常住人口達到要1080萬人。

東莞是一座匯集了500萬產業工人的地級市,在此前的外出務工潮中,成為人口流入的熱點地區。根據統計公報,截止到2018年年末,東莞的常住人口為839.22萬人,距離2025年的目標還有約120萬人的缺口,距離2035年目標還有約240萬人的缺口。

如果以2035年為標準計算,接下來的17年左右時間,東莞要實現規劃人口目標,每年都要保證有14萬左右的常住人口增幅。

作為對比,我們可以參照2018年主要城市的人口增長情況。其中增量超過20萬的城市一共有9個,分別是深圳、廣州、西安、杭州、成都、重慶、鄭州、佛山、長沙。注意,其中的很多城市和東莞一樣,都是新一線城市。按照新一線城市的人口增長速度,東莞有機會順利邁入千萬人口俱樂部。

但這也只是一種對標設想。東莞在規劃中就提到,盡管2000~2010年期間它的常住人口維持著2.46%的高速增長,但金融風暴之后的產業遷移浪潮,明顯延緩了其人口增速。2010年到2018年之間,常住人口僅僅由822.48萬人增加到839.22萬人,平均每年增長2.1萬。

老實說,東莞要實現規劃目標相當困難,更何況它還處在廣深的輻射范圍下。不過東莞作為新一線城市中冉冉升起的明星,目標直指千萬人口并不奇怪,如果瀏覽各大二線城市的人口規劃,就會發現東莞還不是最夸張的。

比如河南省會鄭州,去年和西安一起成功步入千萬人口俱樂部,達到1013.6萬,而2010年出臺的《鄭州市城市總體規劃》提到,2020年鄭州市域總人口要達到1245萬人。

按照增長目標,接下來兩年鄭州每年都得新增百萬以上人口,這種速度當然不現實。這也反映出這些城市在規劃上的滯后,因為2010年前后的產業遷移浪潮,已成為人口流動的轉折點,四川、湖南等勞動力大省,正是在那時候改變了凈流出的局面,人口回流更普遍。如今,二線城市想要維持十幾年前那樣的人口吸附力,已經不太現實。

不過,這絲毫阻擋不了大城市的雄心。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梳理,成都、南京、長沙等城市2035年的遠景規劃,幾乎都是當前實際常住人口規模的1.5倍,比如成都2018年為1633萬人,2035年目標2300萬人。這些熱點二線或者說新一線城市,在中長期人口規劃上,都希望能夠有質的提升,千萬人口幾乎是標配了。

事實上,除了北京和上海明確控制人口外,剩下兩大一線城市廣州和深圳,都預留了很大的增長空間,更別說其他二線城市。那么為何它們如此熱衷于人口擴張,并通過規劃給自己設定一個很難實現的增長目標?

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在諸多生產要素中,人是最基礎性的。人口的集聚程度越高,勞動力的供應越充足,消費市場就更廣闊,相應的城市能級和索要國家政策的底氣更高。比如去年國務院辦公廳的52號文發布后,地鐵建設審批門檻收緊,一個關鍵限制是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上,按照城市規模等級的劃分標準,至少是Ⅰ型大城市。

另外在2019年的15個新一線城市中,除了昆明的常住人口只有685萬以后,其他城市基本都是800萬以上,就連近幾年相當失落的沈陽,也有831.6萬人。由此可見,人口在城市競爭中的加分意義,也能理解為何東莞想要邁進千萬人口俱樂部。

因此為了做大人口體量,過去一兩年時間,以西安為代表的廣大二線城市,開展了轟轟烈烈的搶人大戰,到目前為止,都沒有偃旗息鼓的信號。

比如9月15日,寧波就出臺了落戶新政,大幅度放寬人才落戶、居住就業落戶條件,取消老年父母投靠落戶限制,并新增了租賃落戶和投資創業落戶。要知道,去年一年,國家計劃單列市寧波也有19.7萬人口增長,僅次于9個增量超過20萬的城市。

寧波當然有理由著急,作為浙江的計劃單列市,它享有比較獨立的財權,但相對新經濟火熱的杭州來說,在人口上的吸引力明顯有所欠缺。

其實不止寧波,計劃單列市或者東莞這樣的非省會城市,隨著各地祭出強省會策略,在省會簡單粗暴的擴張過程中,可能會有些弱勢。最典型的是濟南,吞并萊蕪之后,吸收了一百多萬人口,另外西安去年年底達到1000.37萬,之所以2020年的規劃人口達到1500萬,也是不排除篤定要吞并咸陽的因素。

對這些二線城市來說,如果無法采用行政區劃調整等非常規手段擴容,就只能靠城市的產業和就業機會來吸引人口。考慮到流動人口數量整體下降的宏觀趨勢,它們在和三四線開外的中小城市的較量中,能夠輕松取勝,但二線城市內部的競爭也會更殘酷。

在過去很長時間,“搶人大戰”更準確地說,是搶奪人才的大戰,相關政策都是打著人才引進的旗號。像深圳、廣州、杭州、廈門、蘇州,本科生才可以直接落戶;西安、重慶、鄭州、合肥、呼和浩特等地的門檻更低,但也是專科乃至中專以上,零門檻落戶者少之又少。

那么二線城市想要實現規劃中的增長目標,在接下來將不得不繼續降低落戶門檻,從爭搶人才變成爭搶人口,并且承受戶籍人口大量增加帶來的公共服務壓力。一旦全面開放落戶成為現實,落戶門檻的較量也將變成城市綜合實力、服務水平的較量。

這場人才爭奪,誰會成為贏家呢?現在可能誰都說不準,但一個毋庸置疑的事實是,在人口向一二線頭部城市不斷積聚的過程中,那些發展水平欠佳的中小城市,即將迎來人口流失和城市收縮的危險局面。

作者是媒體評論員

(校對:張國剛)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半全场胜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