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放寬留學生簽證政策 英國在全球化面前放低身段
2019-09-15 20:26 作者:董一凡 來源:中國經營網

9月11日,英國內政部宣布,從2020/21學年起延長外國留學生畢業后留在英國的時間,將目前要求4個月內找到工作的限制延長到2年,受到英國教育界、政界以及外國留學生的普遍歡迎,特別是在目前英國政治完全被“脫歐”議程所遲滯和拖累的背景下,保守黨與工黨在這一問題上取得了驚人的一致。英國首相約翰遜指出,該政策將幫助留學生“釋放他們的潛力”,并在英國開始職業生涯。英國大學聯盟主席達姆·珍妮特·比爾也表示,簽證新政調整將是優化英國吸引國際學生的競爭力,為外籍人才提供更多的機會。在逆全球化和主權優先思潮席卷英國,管控移民成為政治正確,甚至因此推動了脫離歐盟進程的背景下,這一政策調整似乎反映了英國對于在全球化面前趨于內顧的深刻反思。

英國對移民的恐懼并遷怒于外國留學生的傾向非一日之寒。在英語的國際語言優勢、英國數百年的文化教育積淀以及大英帝國時代與全球構建的人文聯系遺產三大加持下,英國成為全球僅次于美國的第二大國際高等教育中心,國際學生選擇英國高等教育不僅看中文憑本身,更希望通過英國的平臺實現進入歐美職場乃至社會的愿景。因此,國際學生不僅給英國帶來了不菲的教育產業收入和高端人力資源,事實上也成為外國特別是發展中國家學生移民英國的跳板之一,在英國本土居民就業和社會福利受到全球化人員流動沖擊的背景下帶來一定的社會反彈。2012年,英國前首相、時任內政大臣特雷莎·梅在國內移民憂慮情緒的推動下,廢除了留學生停留英國2年求職的規定,且留學生必須找到達到年薪2.08萬英鎊的職務才能留英。這一政策不但未能緩解英國的移民焦慮,而且削弱了英國高等教育競爭力。從主要留學大國的求職居留政策看,美國和加拿大允許留學生畢業后停留3年找工作,而澳大利亞允許停留4年,相比英國的政策寬松度要大得多。而這一政策已經給英國高等教育產業和國際化水平提升帶來影響,以2014~2015年國際學生增長幅度來看,美國、澳大利亞和德國的增長率分別達到9.4%、10.7%和8.7%,而英國僅僅為0.5%。

事實上,英國這一政策調整背后的考慮在短期是基于經濟邏輯,而長期則著眼于國家創新力與競爭力的培育。從短期來看,隨著英國及全球范圍內對于無協議脫歐前景擔憂日趨加劇,英國國內的生產與投資活動以及英國與外部的貿易、投資、金融互動,均明顯被未來不確定前景所籠罩并變得更趨低迷,帶動英國經濟整體下行壓力增大。2019年第二季度英國經濟萎縮0.2%,與歐盟(0.2%)和美國(0.5%)的差距明顯,約翰遜領導的保守黨提振經濟以證實其宣揚的后脫歐時代美好愿景的壓力則更為增大。教育服務產業在英國經濟結構中所占比重雖不高,但在全球范圍內卻極具優勢,2018年英國高校的外國留學生達到46萬人,每年為英國創收達到200億英鎊,英國政府前幾年亦提出至2030年將英國留學生數量提升至60萬人的目標,而從英國教育界的積極反應來看,放寬簽證對英國提振教育產業帶來較大的積極意義。

從長期來看,人才是一個國家創新力和競爭力的動力與源泉。歷史上看,英國的資產階級革命、工業革命的發展與崛起,均離不開歐洲大陸乃至全世界人才的貢獻,并轉化為英國國家發展的澎湃動力。無論是法國人帕潘將利用蒸汽動力的理念帶到英國,最終締造了蒸汽機這一英國工業化和現代化的心臟,還是哈耶克這些歐陸出身的學者,在英國的土地上為人類貢獻了優秀思想,直至今日英格蘭央行行長由加拿大人卡尼擔任,倫敦金融城更是世界精英來來往往服務全球的樞紐,英國的國際化水平和科學創新能力均離不開對國際人才的開放。因此,由于控制移民、保證本土居民利益而將全球人才拒之門外,與英國的歷史傳統和當今全球化人財物高度來往交流的趨勢均背道而馳。康奈爾大學、英士國際商學院(INSEAD)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合編的《2017年全球創新指數》顯示,英國的全球創新排名從2016年的第三名下降至第五名,給英國在人員流動問題上的內傾心態敲響了警鐘。誠然,全球化和歐洲一體化固然會帶來移民流入,給本國中下階層群體的福利和就業狀況乃至社會文化層面帶來極大改變,但人的流動同時也促成了知識、技術和思想的交流,這種交流的阻礙乃至縮小對國家而言恐怕將轉化為創新力乃至人文影響力的衰落。對于一個試圖在后脫歐時代打造“全球英國”、重塑軟實力輝煌的英國而言,民族主義和本土主義語境下對移民的焦慮,以及堅守人才吸引與流動的傳統與趨勢,將是政治精英必須認真思考的問題,而留學生移民簽證放松或許是這種討論向積極方向發展邁出的一步。

作者系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歐洲所研究員董一凡

(校對:顏京寧)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半全场胜负开奖结果